零贰'Blog

零贰'Blog - 记录日常点点滴滴..........

娄底地区辛亥革命人物陈松藤简介

人物双峰陈松藤

      陈松藤(1886-1951年)别名翼郞,字士钧,陈荆的从弟。世居今锁石镇十竹山长塘大屋。生于清光绪十二年(1886)农历十月十九日。其父陈峻庭,清太学生,江苏高邮州知州,补授邳州知州。

 陈松藤

 

      陈虽为世家子弟,但无纨袴气息,光绪二十九年(1903年)秋,以优异成绩考上湖南经正学堂。时“黄兴主讲经正,明德两校”,陈受其思想影响很深。一天,他从校放假返家,途经昭潭时,入织布工场拜访同乡禹之谟。冬,陈与禹之谟一同加入黄兴等在长沙发起建立的华兴会。翌年10月,长沙起义谋泄,清吏以兵围黄兴,陈竭力掩护。黄兴脱险后东渡日本,陈随行入早稻田大学肄业政法。在日本,他结识了孙中山等革命志士。光绪三十一年八月,中国同盟会在东京成立,陈由华兴会会员转入同盟会,并参加总部工作。翌年八月,禹之谟被捕,同盟会总部派陈归国,与从兄陈荆“运动绅商为禹脱罪”。禹之谟遇害后,分接替民盟会湖南分会的工作。在湖南高等商业学校等地频繁活动中,被清吏察觉,为免遭逮捕,曾一度避居汉口中。时陈荆由越南归湘抵汉口。因陈筱霖告密,陈松藤被清兵误为陈荆遭逮捕。出狱后,避居乡里,执教于青树坪三育初等小学堂。

      辛亥革命成功后,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,陈闻讯后投奔。抵南京时,孙中山已让总统位于袁世凯。陈对袁不满,便离开南京转上海,任《申报》记者。宋教仁被袁暗刺后,陈穷究宋案,为军阀所忌,便返湘任湖南《大公报》编辑,继任代理总编辑。民国6年10月,应孙中山之召,前往广州,来为孙与朱培德、黔军袁祖铭、粤军洪北麟进行联系。民国9年,他还作为孙中山从工全权代表,赴东北联系张作霖。为实现民国统一,作出了一定的贡献。

      民国10年(1921)4月,广洲国会召开非常会议,孙中山被选为非常中总统,朱培德为参军长,陈为参军署秘书长。北伐中,他随朱入江西,攻武汉时,任朱部第三路军总统秘书长。后蒋介石背叛革命,朱培德投蒋,陈愤然离汉赴沪,以开设“湘济医院”为掩护,从事革命宣传活动。朱培德死时,讣告陈松藤。陈寄去一挽联,其出笔末句是“简书我应惭彭羕”,对笔末句是“薏苡何能谤马援”,借以嘲讽朱培德终被蒋介石亲信所排挤。民国19年,陈离沪返湘,途经南京时,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潭延闿拟任陈松藤为全国性军事杂志社总编辑,陈鄙笑说“鸭婆下得水,鸡婆子下不得水,我是鸡不是鸭。”“下水”一词语意双关,谭听后不免脸红耳赤。

      1949年全国解放后,陈松藤在青树坪组建“大众医院”,被推为院长。1950年冬,享受县人民政府供给制待遇。翌年2月病逝于医院,享年64岁。

陈松藤

真革命者蒙冤戮,假革命者享幸福,竟谁识冠盖京华,都是铁血染就;

抱却伟大之志愿,莫收伟大之效果,只赢得杯麓土山,便教侠骨长埋。

娄底地区辛亥革命人物(七)陈松藤

      陈松藤(1886-1951),别名翼郎,派名士钧,陈荆的从弟。双峰县锁石镇(清湘乡县今属双峰十竹长塘大屋)人。

      陈松藤幼时天资颖悟,倜傥不羁。十二、三岁时,曾应童子试,一次以字劣落第,一次以文章内有“其道大行于天下”句,古代以皇帝死为“大行”而犯讳不取。科举废,他改进新式学堂,1903年秋,湖南经正学堂创立,陈松藤以优异成绩考入。时黄兴主讲经正、明德两校,每授史课,辄昭示民族大义,传播革命思想,陈松藤听了,十分钦敬。此时禹之谟自安庆返湘,设织布工场于今湘潭西昌宾馆,陈松藤慕名拜会。及晤,禹即向黄先生佳否?陈一一叙述之,推崇有加。禹深为赏识,遂以其胞妹禹瑞萱许配他为妻。

      1903年冬,黄兴、刘揆一、宋教仁等在长沙发起成立华兴会,禹之谟邀陈松藤一同加入。其时,陈年方十七,一面在经正学堂就读,一面随黄兴从事革命活动。1904年10月长沙起义事泄,清吏发兵围捕黄兴,陈松藤积极参与营救,终使黄兴脱险。

      1905年春,陈松藤以自费东渡日本,入早稻田大学攻读政法,在此期间,他结识了孙中山及许多革命学生。8月,中国同盟会在东京成立,他经黄兴介绍参加同盟会,并参与总部工作。第二年8月,同盟会湖南分会会长禹之谟被捕,陈受同盟会派遣,兼程回国,积极与从兄陈树人运动绅、商界人士,为之脱“罪”,但因禹已为清廷所忌,又遭劣绅仇恨,终于在1907年1月被害。陈松藤撰挽联深情悼念挽禹之谟:真革命者蒙显戮,假革命者享幸福,有谁识冠盖京华,都是铁血染就;抱却伟大之志愿,莫收伟大之效果,只赢得抔土麓山,便抱侠骨长埋。

      从此,陈松藤除转湖南高等商业学校就学之外,主动从事同盟会湖南分会的工作。由于其活动频繁,不久被清吏侦知。一次,清派巡逻者盯梢,他即避入小吴门一茶楼上,巡逻者尾追,他急中生智,乃将身带银元自楼窗扔下,逻者只顾抢钱,他乘机逃脱,避难汉口。时从兄陈树人自越南归湘,及至汉口,因刘筱霖告密,逗引清兵缉捕,不料清兵误将陈松藤捕去。出狱后,退居乡间,曾在青树坪三育高等小学任教。

      辛亥革命胜利,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,陈松藤闻讯投奔,愿尽力于国事。旋因大总统让位于袁世凯,陈即离南京去上海,担任《申报》记者。1913年3月,宋教仁被袁世凯暗杀,陈因追究此案尽了一份力量,不宜久留上海,乃即回乡。

      1917年7月,孙中山在广州举旗拥护约法,10月,就任军政府大元帅,陈松藤前往,帮助联络滇军朱培德、黔军袁祖铭、粤军洪兆麟。1920年他被派为代表去东北联络张作霖,为护法运动和实现民国统一作出了贡献。

      1921年4月,广州国会非常会议选举孙中山为非常大总统,朱培德为参军长,陈松藤任参军署秘书长。北伐中,他随朱培德进入江西,转战武汉,任第三路军总部秘书长。1927年,蒋介石背叛革命,朱培德投蒋,陈松藤极为痛恨蒋介石、朱培德的行径,遂愤然离去,再次赴上海,以开设湘济医院为掩护,继续坚持革命活动。后朱培德死时,陈松藤曾寄去一挽联,其中有二句是“简书我应惭彭羕”“薏苡何能谤马援”。以嘲讽朱培德从投蒋到最终被排挤抛弃的结局。1930年离沪回湘,途经南京时,国民政府行政院长谭延闿拟任陈为某军事杂志社总编辑,陈松藤鄙笑拒绝说:“鸭婆子下得水,鸡婆子下不得水,我是鸡不是鸭”。以示不愿与蒋介石之流同流合污。同时用“下水”一词讽谭延闿投靠蒋介石。陈松藤回湘后,寓居长沙富雅里吴剑学家,续操医业。不久,经友人推荐,应聘为长沙黑炼厂厂医。由于求诊者众,又得朋友帮助,不出3年便辞去厂医职务,在长沙挂牌行医,至1938年长沙大火前归家。居乡期间,他与次子十笏开门应诊,凡属贫穷病者,不收诊费,并资助药金,其医术、德行深为群众所称誉。

      1944年日本南侵,十竹山地方沦陷,陈松藤避居于今涟源市金石乡。

      全国解放后,1950年正当青树坪地方麻疹流行之际,陈松藤响应人民政府号召,倡议组建大众医院于青树坪,被推为院长,对诊治群众疾病、控制麻疹流行,起了积极作用。是年终,湖南省军管会通知同盟会员赴省登记,陈松藤闻讯前往。第二年春,他由省返乡,患病不起,于农历二月初五日在青树坪大众医院逝世,享年65岁。